中国产业新闻网
全方位报道中国产业经济新闻资讯
分享微信微博APP
首页 > 智库 > 正文

找准读书的坐标

来源:邓州网 编辑:李明 2019-01-01 22:24:16

  看到这个题目,也许有人会觉得费解,读书怎么和坐标扯上了关系。其实,这并非牵强附会,在我看来,读书是要有坐标定位的。

  就横坐标来说,它聚焦的是书的内容和种类,解决的是为什么读,读什么的问题。就纵坐标来说,它着眼的是读的方法与技巧,解决的是怎么读,如何用的问题。

  那么,书的内容和种类有哪些?大致说来,一是“平面书”,二是“立体书”,三是“电子书”。读的方法与技巧有哪些?书籍不同,阅读的方法与技巧就略有差异。

  先说“平面书”。尽管一千个读者,眼中有一千种界定书籍内涵和外延的准绳。但顾名思义,所谓“平面书”,就是可捧于手,或摊于案的白纸黑字,资源丰厚,装潢精美,平面而示的铅印书籍。虽是“平面”,却不能“平面”化,心无波澜地来读。英国小说家、剧作家毛姆说过:“为乐趣而读书。”毛姆的意思很明显,读书要“乐读”。确实,把“乐”字当成读的首要,读书就不会成为装点门面的应时之景,不会流于浅层次的“黄金屋、颜如玉和千钟粟”这些功利化欲求。此时的读书,完全是奔着陶情冶性,提升境界,安放灵魂的目标。有了这目标,你大可不必被人逼着,或逼着自己来读,你的读书,纯粹是为着吸取“精神之钙”。心态上,你可以当它是诗,一本摊开的诗;你可以当它是画,一幅写意的画;你可以当它是景,一帧旖旎的景。只要能从中采缕阳光,掬滴雨露,便不失为一种收获。

  当然,“乐读”的前提,是“选”。《庄子·养生主》言: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”,人生有限,知识无限,要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限的求知中去,当需圈定于利成长、立世有用的书籍,择而阅之,阅而行之,行而立之。

  再说“立体书”。“平面书”读得目疼的时候,腰酸的时候,神倦的时候,你往往会走出户外,就近,望望云卷云舒,花开花落,听听鸽哨柳笛,牛哞羊咩,撩撩潺湲小溪,抚抚飞絮散蕊,品品急管繁弦,奏奏弄晴笙管。还嫌不够,完全可以远足。寄情山水之间,放浪形骸之外。登山,山使你一睹其憨厚、朴实和沉稳;涉水,水使你一睹其柔润、灵动与澄澈。遇到阁楼书院,古寺名刹,草堂侯祠,州署府衙,徜徉其间,“酌贪泉而觉爽,处涸辙以犹欢”“衙宅卧听潇潇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”“葵藿倾太阳,物性固莫夺”,诸如此类张扬着古人精神之风,蕴蓄着民族之气的文化“因子”会潮水般漫涌而来,濯了你的耳目,洁了你的肺腑,筑了你灵魂栖息的家园。此时,自然、人文景观便成了动态的、可触的、益助养充的“立体书”。

  阅读“立体”书,“乐”字当头之外,还得“理”和“比”。对自然和人文景观构成的“立体书”,重在“理”:整理、梳理那些如花“胜景”中的“墨宝”,以及“墨宝”中蕴蓄的文化、人生要义。游少林,要理禅像、禅语中氤氲的佛禅文化,更要理“泥佛不渡水,金佛不渡炉,木佛不渡火,真佛内里坐”的禅宗奥义;吊隆中,要理诸葛留下的遗迹,更要理“草船借箭非神话,七擒七纵扬君名”的至高智慧;鉴“杜甫故里”,要理流传千古的珠言丽句,更要理瓮牖绳枢兀自放飞“壮心欲填海,苦胆为忧天”的精神之歌……而对于生活和时代构成的“立体书”,则重在“比”:比照“君子”之懿德,“小人”之恶行,崇而追之,鄙而弃之,引誉加身。比季羡林轻拂“国宝”“大师”“泰斗”,看你我淡泊名利于何境;比袁隆平在有人要遗忘他时仍不管不顾兀自研经治学,看你我勤谨事业到何步;比吴孟超年近期颐还老骥伏枥“悬壶济世”,看你我乐于奉献有几分……“与智者为伍,你会变得聪明;与高者为伍,你会登上人生的巅峰;与德者为伍,你会赢得口碑”。比照中,不经意间,你我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向智者、高者和德者自觉看齐,潜滋暗长中,增了智商,提了情商,寻了灵魂的皈依。如此,他人自然会对你仰视了。

  最后,说说“电子书”。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发展,回目清晰的网络图书,旋律优美的舞乐之音,精彩纷呈的影视剧作等电子音像制品,“椰风挡不住”般进入了你我的视野。此时,网络图书、舞乐之音和影视剧作等视听资源,无疑于形而化的“电子书”。这本书内容丰则丰矣,可惜受“过滤”因素的制约,而呈现泥沙俱下之势。所以,阅读“电子书”,当需把牢“思”这一抓手。“如果想枯萎一个人的思想,那么就给他一部电脑;如果想淡薄一个人的亲情,那么就给他一部手机;如果想染黑一个人的灵魂,那么就给他一部丑陋的影视剧”,设若你我不思考,一味被牵着鼻子走,最后势必迷了方向,陷入“泥淖”而不能自拔。好在,“人是一根会思想的苇草”,阅读时,当“运用脑髓,放出眼光,自己来拿”:是真理,欣然受之;是谬误,何必要做不分青红皂白地“应声虫”?!“我思故我在”,藉思考明白哪些事该做,哪些话该说,哪些人该交。如此,你我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“读书人”。

  “忠厚传家久,诗书继世长”,一个人,如果不读书,无论身材如何高大,其心底依然会荒草疯长;一个家庭,如果不读书,无论屋舍如何华美,其头脑依然会蒙满尘垢;一个民族,如果不读书,无论衣食如何无忧,其脊梁依然会弯曲如弓。在社会转型化的今天,在物质诱惑充斥眼目的今天,尤其需要读书。这时的读书,不是为附庸风雅,而是为脱胎换骨。关键的是要找准读书的坐标。

责任编辑:李明
相关新闻
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三环东路静安东街8号 | 值班热线:(+86)13520653807

京icp备10210212号 中国产业新闻网 © 版权所有2018-2022